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温柔老师的粉菊花
温柔老师的粉菊花

温柔老师的粉菊花

“水岛,水岛---”


  “干嘛?”


  迷惑的抬头用无辜的眼神望着我,他好象忘了现在是上课时间而他在睡觉!我只觉一口气闷在胸口但我没忘了我是老师,要有行象“----啊。”


  “你,跟我去指导室,其他同学自习!”


  水岛大大的打了个呵欠,让我再无法忍受。一边走一边寻思等会该怎么问话,必竟他是好学生,只是这一学期才开始成积下将,上课不认真,我考虑该如和让他告诉我真象。


  “老师,你要走过头了。”


  水岛的话令我一楞,抬头一看不觉面红耳赤的推开房门。


  “进来。坐,老师只是想问一下最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,不但学习不认真而且经常在上课时间睡觉?”


  “非说不可吗?”


  “我们是担心你?”


  “会有人来吗?”


  “嗯?”


  我一下没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。


  “我问会不会有人到这来?”


  “不会有人来,你放心。”我以为他怕其他人知道让他安心,“可以告诉老师了吧。”


  “你会后悔知道的,你发誓不会将你看到的告诉任何人。”


  “我发誓。”


  水岛看着我的眼睛,显然他选择相信我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脱下了裤子。我捂住嘴瞪大眼睛,无发相信我所见到的事。


  水岛的长裤下什么也没穿,奶油色的肌肤布满青紫的新旧伤,但是更可怕的是他的阴茎剧然被绑着,而且粉嫩的龟头上还穿了一个银白色环。他又转过身,瓣开臀瓣让我看,在他的屁眼居然插入了一个光看留在外面就知道巨大的假阳具。


  “老师是不是很漂亮?哥哥说我这下贱淫荡的身子最适合这样的装饰品了,老师不可以说出去喔,当然为了抱答老师我可以任凭老师处置。”


  我捂着嘴无发相信水岛如此下贱,别人加在他身上的虐待他不但很喜欢,而且有可能是他主动要求的,正如现在。


  “快穿上裤子。”我子想远离他,但必竟如他哥所说的他这样真的很诱人,即便是从未碰过男孩我也因为他下身的样子而热气冲涌。


  “为什么?老师男人憋久了可是很难受的,让我帮您吧?”


  我是个意志不坚的男人,我拒绝不了他的诱惑。水岛跪在我的两腿之间,解开我的皮带拉下裤链掏出我早已硬挺的分身。


  “老师明明很想嘛?”


  “啰唆!”


  我被他说的不好意思,有些解气的大吼,燃而当他的小嘴含住我的龟头我不由发出舒服的抽气声。


  水岛的口技很棒,连我以前的女友也比不上,看他象吃冰棍似的对我的肉棍又吸又舔,一副甜美的样我不知为什么心中产生要让他不好过的想法。


  “你这样根本无法让我达到高潮嘛?含深点!”


  “是,”我的故意刁难他,他`好不犹豫的照办吞下我的巨大露出痛苦的表情,我再也忍不住射精了。


  “全部咽下去,贱货!”


  他痛苦让我心情大好,我不觉站在了主导地位,命令他。


  3


  我将水岛由地上拉起,让他手扶着桌子。他显然很习惯这个姿势自然的分开两腿,翘高臀部。


  “我要看你的骚穴,自己拉开!”


  “讨厌了,老师好色。”


  嘴里这样说着水岛用双手拉开了臀瓣,我不由吞咽口水。原本美丽的菊花已经完全展开,紧紧含着只留下一小截在外的假阳具。


  “你很喜欢被大东西插屁眼吗?”


  “不喜欢。”水岛的回答下了一跳。


  “那这是什么?”我按着他屁眼里的东西问。


  “这个才不大呢老师,哥哥每次干我时都是先插个按摩棒才插入他的鸡巴的,这个怎么可能大呢?”


  自己快写不下去了,休息,休息一下再续。


  水岛的话让我哑口无言,真不知他哥哥为何将他教育成不知羞耻,淫贱放浪的模样,但对我而言这样的他更让我心动。


  “老师现在代替哥哥干你好吗?”


  我虽说是问他,但手已忍不住抓住他肛门外的手柄旋转起来。


  “--啊--不要,哥哥会生气的,--啊!”


  我的举动让水岛开始扭动,也许他根本不了解着样更让我心奋。我肿涨的下身再也无法忍耐了,我依他说的并没有拔掉他穴中的巨物从旁硬挤入他的小穴。


  “啊--!”


  水岛惨叫,他的小穴破裂了,红色的血顺着会阴流下腿部。那红色的液体刺激着我的嗜虐心,我用力的完全进入他的身体。


  “不--老师,不要--啊!”


  我退出一点让他以为我要放过他,就在他松解的时候更用力的插入他,这次插的更深,他大叫,我的抽插开始加快,他连叫声也发不出了,只剩急促的喘息。


  接下会更过分,我--嘿嘿!!!


  虽然水岛的肛门裂上,但他很快习惯我粗暴的活塞运动,不时收缩温暖的内壁让我享受天堂般的快感.也不知抽插了多少下,我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,将欲望全部并射在他的体内.


  空气中散发着精液的味道,我的胸口急剧的起伏,水岛更惨,他的欲望被束缚根本无法解放,象条跳上岸的鱼,只有喘气份.看着如此惨的他我居然有产生了望!


  "老师,我-----我是独子,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."稍微回过气的水岛一开口令我几呼下晕,如果他是家庭暴力的受害人,那么根本没人会发现今天我做的事,否则的话-----"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你,我不会告诉别人今天的事的."水岛的话立既让我放心不少,但当我无意看到他眼底的狡捷心不由一沉,他不说不就等于捏住我的要害?不,我不会让他控制,脑中闪过无术念头后------"水岛今天到老师家过夜好不好?你这样回家我也不放心."为了我的计划能顺利,我没有用命令的口气,水岛看着我考虑着,我也看着他,刚才不是我的错觉,他算计,我感肯定.最终他点了一下头同意去我家,我眯起眼不让他发现我已有些了解他的目的,用外套盖住他赤裸的下身,将他抱起.离开学校.


  【完】